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木叶之影流 > 正文 第九十四章 AKA
    ;;;;第一次忍界大战从头到尾究竟打了多久,羽生并没有个明确的时间概念,本身这就是他置身的故事之中最暧昧的早期背景,他自然是记不清楚的。但历次忍界大战往往都遵循着同样的规律,那就是仅仅在初期和中期各村之间才会爆发那种集团化的大规模交战,而到了后期之后,战争又会回归到小规模交战的忍者特色中去。

    ;;;;不过,后期的交战规模和交战频次虽然变小变少了,但战争的惨烈程度却不会减少半分。

    ;;;;以羽生参战以来的感官和得到的战争形势的情报来说,现在忍界大战正进入了这个时期,各村明明都不可能达成战前设立的“胜利目标”了,然而问题是到了现在这种时候谁都不甘心失败,反正大家都在咬牙坚持,说不定多坚持一天就胜利了呢?于是,各个忍村的牙都被咬碎了,然而就算不作出停战的决断。

    ;;;;它们扭扭捏捏,要把战争继续往后延续,看到最后究竟是谁撑不住。

    ;;;;正因为这种大势,所以哪怕前线血腥程度不减,羽生其实也并不觉得后方对新年的欢庆有什么错误……这与亡国恨、战事弥艰无关,一个忍村是不可能永远将那种紧凑的战时体系保持下去的。

    ;;;;只要是人类,总是有着基本的生活诉求的……包括各种感情宣泄,群众需要放松,新年的庆典就是这么回事。火影可以要求忍者克己,然而木叶里虽然是忍村,可到底还是普通村民居多的,因此,现在三代火影正在把木叶从最紧张的战时体系中一步一步解放出来,各种其他的生活生产乃至娱乐活动都会逐渐恢复过来。

    ;;;;况且,一年以来木叶村子里发生了几次动荡,火影也需要一些喜庆的事情来冲淡那些不好的“年度印记”。因此,忍界大战以来,格外肃穆以至于近乎死气沉沉的木叶村,在此时此刻终于重新开始变得鲜活了起来。

    ;;;;不过尽管木叶由一个忍村集中营开始重新变得生活化,但羽生却没什么参与的欲望,毕竟在他看来这里的娱乐方式还是有些“原始”了……他居所下面的温泉街的一些活动倒是挺先进的,然而由于担心遭到当头一刀,也只能作罢。

    ;;;;只是泡温泉的话当然没有任何问题了,即休闲,又舒爽,关键还十分的健全,能让人在寒冷的冬季里感受一下温暖的感觉。

    ;;;;嗯,明天吧,明天可以出去试一试……羽生这样想到。

    ;;;;要知道,明明他就住在温泉街上,住所的正下方就是常年氤氲着雾气的河面,然而他却从来没有享受过泡温泉的感觉,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将整个村子的轮廓在夜色之中朦胧的勾勒出来的灯火,一直燃烧到了黎明,而熙熙攘攘的人群也活动到了深夜。靠在窗边的羽生,就在这半是喧哗半是静谧的环境之中,不知不觉的睡去了。

    ;;;;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感觉到了空气中的一丝凉意。

    ;;;;“雪吗?”

    ;;;;透过窗子往外看,羽生发现外面居然银装素裹了起来,自上而下飘落的雪花与自下而上升腾的温泉雾气交相辉映,形成了温泉街独有的一片景致。

    ;;;;原来在昨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一场大雪。就连现在天空中都飘荡着星星点点的雪花。

    ;;;;天气有些阴沉,随着呼吸从口鼻间延伸出的白气告诉羽生现在气温已经骤降了下来了。对他来说,在这种天气里再也没有比窝在温暖的家里更适合的休闲活动了,然而忍者的身体却告诉他不应该这么做……身为一个忍者,因为逐渐养成的习惯,他每天早晨不活动一下自己的身体都有点浑身难受。

    ;;;;“哎……”

    ;;;;羽生叹了一口气,窝在沙发里吃薯条喝可乐盘肥肉的死宅极乐生活,他是享受不到了……身体条件不允许啊。但要让他在这种日子里继续刻苦训练,老实说也有点煞风景,再勤奋的人也会有想要打个盹的时候。

    ;;;;“今天权当休息吧。”

    ;;;;羽生随意将一身衣服披在自己身上,等蛞蝓慢吞吞的在他身上藏好之后,又在外面套上了一层外套……

    ;;;;看着身上的这只蛞蝓有些没活力的样子,羽生心说又到了需要进行交换的时候了。

    ;;;;湿骨林的蛞蝓肯定是不需要冬眠的,但因为羽生身上的蛞蝓会持续的从他这边刮走查克拉,而当它的“容量”快要到极限的时候,它就会呈现出眼前这幅快要冬眠的样子来。

    ;;;;这是正常现象,只是羽生最近觉得每只蛞蝓“冬眠”的速度似乎越来越快了。

    ;;;;冰水洗脸,冷面包凉牛奶,一通操作之后,羽生顿时觉得黑夜留在他身上的困倦被彻底驱离了,而后他蹬上一双鞋子,推门走出了家中。

    ;;;;凉风顿时吹进羽生的衣缝,尽管他的着装很单薄,但因为查克拉的增益效果和忍者的身体素质,他并不觉得天气有多严寒。

    ;;;;外面的雪是那种打伞显得矫情、不打伞又会湿人的程度,因此羽生选择了两手空空的出门方式。

    ;;;;由于是新年,早上出门的人很多,所以想要享受那种踏雪的感觉的话已经不可能了,羽生倒是可以踏一脚烂泥。

    ;;;;他就这么漫无目的的在木叶闲逛了起来,左瞧瞧右看看,展示了一下什么叫标准的游手好闲。不过,他逛着逛着就发现前面街道上的行人渐渐地都站到了道路两侧。

    ;;;;“什么情况?”

    ;;;;搞不清楚前面怎么了,不过羽生也没有干站在道路中央,而是有样学样的闪到了一旁,眼巴巴的等着看热闹。

    ;;;;天上的云层渐渐散去,被隐藏起的日光逐渐显露了出来,道路两旁建筑上覆盖的积雪,如同无垢的镜面一样,一瞬间就将阳光反射的刺眼透亮。

    ;;;;羽生不由自主的伸手挡了一下自己的眼睛,而与此同时,两声清脆悦耳的神楽铃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当他勉强适应了日光、放下手臂之后,被遮挡住的视野再次显现了出来,这时候,在不知不觉之间,街道的中间已经有一行人来到了他的面前。

    ;;;;一共二十余人,人人都身穿白衣,除此之外,更典型的特征是他们每个人都有一头格外惹眼的头发。

    ;;;;如火如血,赤红而夺目。

    ;;;;白衣红发,白雪行旅,从高空俯瞰这条街上的街景,如同一幅静谧而雅致的画卷一样——踏雪弄梅,生机勃发。

    ;;;;“漩涡……一族……”

    ;;;;鲜红的长发,代表着澎湃的生机,仅仅凭借这一点的特征,羽生就猜出了来到木叶的这一行旅人的身份。

    ;;;;嗯,任何人都能猜得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