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电影世界私人订制(影视世界旅行家) > 正文 第1192章:碾死
    ;;;;“铃铃铃!”

    ;;;;早上六点多钟,陈明德家的电话响了,陈明德昨晚休息的很不好,担心工厂事情早早起来,听到电话响立刻接听,里面传来老板的声音,“明德,一会儿你去总督府,见葛量洪总督。”

    ;;;;陈明德听到这句话,吓得手就是一颤,“老板,您不是开玩笑吧,我去见总督,人家怎么会见我啊?”

    ;;;;“肯定会见的,你就通报说自己是菲尔德伯爵的雇员,特地过来说明情况。”江浩道。

    ;;;;“菲尔德伯爵是谁?”

    ;;;;“菲尔德伯爵是咱们公司大股东之一,你知道这么多就够了。”江浩道。

    ;;;;陈明德心里惊讶不以,原来公司不是老板一个人的,还有别的股东,还是一位英国伯爵,伯爵啊,那可是大贵族,听说港督也不过是个勋爵。

    ;;;;“哦哦,我知道了老板。”陈明德立刻应道。

    ;;;;“你去之后和葛量洪总督这样说,......”江浩在电话里对陈明德教导一番,让他知道过去如何说,最后说道:“如果葛量洪问你伯爵准备如何处理,你告诉他,伯爵觉得这样的害群之马,对香港发展无益。”

    ;;;;陈明德不傻,这句话已经很直白,意思就是让那些混蛋统统滚蛋。

    ;;;;换上自己最好的西服,一路上陈明德心中满是忐忑与激动,忐忑自己要去见港督,那可是全香港权利最大的人,激动是因为自己老板的能量比他想象的要大的多,背后有大英帝国伯爵撑腰,还可以和港督联络上。

    ;;;;我的天,有了港督这棵大树,那以后工厂还不是顺风顺水。

    ;;;;港督是什么人啊,

    ;;;;港督是英国国王派驻殖民地的全权代表,兼任驻港英军三军总司令,港督主持香港行政机关的行政局和立法机关的立法局,并委任两局的议员,这意味着香港总督同时拥有行政权和立法权,可以随心所欲的做自己想做的事,且不会受到制约。

    ;;;;除此之外,港督有对政府所有公务员进行纪律行动、处罚,甚至解除其公职的权利。而且,港督还有委派法官和太平绅士的权力,还有赦免囚犯包括死囚和免除罚款的权力。

    ;;;;一句话,港督就是香港的皇帝。

    ;;;;葛量洪在自己的回忆录里就写到过,“在香港这个英国直辖殖民地,总督地位仅次于上帝。我每到一处,人人都要起立,在任何情况下都遵从他的意见,永远都听到‘是,大人’、‘是,阁下’的回答。因为在这里,总督形同皇帝,掌握军政大权,没人敢反对。”

    ;;;;从这可以看出,英国治下的香港,根本毫无民主可言。

    ;;;;走到港督府,陈明德被门口的英军侍卫拦下,他深吸一口气,说道:“请通报港督大人,就说菲尔德伯爵让我来拜见他。”

    ;;;;英军侍卫诧异了一下,虽然他不知道菲尔德是谁,但他听到了伯爵这个称呼,看了看一脸郑重的陈明德,立刻进去通报,时间不长出来,脸色变得比刚刚恭敬了许多,“这位先生,您可以去见港督大人了。”

    ;;;;其实陈明德心里也一直在打鼓,万一老板吹逼,晃点自己,他恐怕会被侍卫直接打出去吧,现在听到肯定的回答,担忧的心才彻底放下。

    ;;;;来到总督办公室,葛量洪总督看向陈明德,问道:“你是菲尔德伯爵产业的管理者?”

    ;;;;陈明德站直身子恭敬回道:“见过总督大人,我是乔恩·布莱德利保健品公司的经理,我们法人是乔恩·布莱德利先生,工厂的大股东是菲尔德伯爵和皇家医学院的菲利普教授。”

    ;;;;葛量洪一听心里更我曹了,一个菲尔德伯爵还不行,又来一个菲利普教授,他可是知道菲利普教授的,勋爵爵位,皇家医学院的主治专家,专职服务于皇室和贵族,可以经常见到女王陛下,人脉关系比菲尔德伯爵一点不差,也是他惹不起的。

    ;;;;“事情的经过你讲一讲,详细些。”葛量洪总督沉声道。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正常经营,大前天卫生署忽然派人来,把我们的工厂封停了,说我们手续不全,我们是一家生产保健品的公司,各种资质和手续都是齐备的,这一点我敢保证。”

    ;;;;“我偷偷找人打听,后来打听出一些消息,原来是......”陈明德吧事情的原委说了,至于卫生署署长和他药厂老板表弟的阴谋自然说的明白。

    ;;;;葛量洪听的脸色发黑,妈的,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菲尔德伯爵有什么话留给你吗?”葛量洪最后问道。

    ;;;;“伯爵觉的这样的害群之马,对香港发展无益。”陈明德复述了江浩吩咐的原话。

    ;;;;葛量洪总督立刻明白话里的意思,没有什么表态,对陈明德道:“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你回去后立刻组织复工,不要耽误了生产,对了,我会知会政务司、警署和卫生署等部门,以后你们工厂保证不会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发生,好了,你回去吧。”

    ;;;;陈明德告辞离开,走出总督府坐到车上,他的心情依旧无法平静,我的天,我竟然和总督大人对话了,至于总督大人最后那几句话,意思在明显不过了,以后工厂我照着,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

    ;;;;陈明德刚离开,葛量洪就叫来自己的秘书,大声说道:“立刻叫政务司长过来。”

    ;;;;政务司主管香港政务,卫生署就是他们下辖的部门之一,政务司长走进总督办公室,半个小时后一脸发黑的出来,这家伙被骂的不轻,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政务司长立刻命令秘书:“把鲍曼·约翰逊那个混蛋给我叫来。”

    ;;;;“您是说卫生署署长?”秘书问了一句。

    ;;;;“当然是他,难道还有第二个鲍曼·约翰逊吗,立刻让他来见我。”政务司司长吼道。

    ;;;;秘书立刻跑出去。

    ;;;;半个小时后,卫生署署长鲍曼·约翰逊风风火火跑来,走进司长办公室时还有些气喘吁吁,看到一脸阴沉的司长,鲍曼赶紧行了个礼,“司长大人,您找我?”

    ;;;;被总督骂了半个小时,司长大人心里非常不爽,没有墨迹,直接对鲍曼道:“我现在通知你,你被解除所有职务了,从现在开始,你已经不是香港卫生署的署长,回家收拾收拾滚回英国吧。”

    ;;;;鲍曼吓傻了,怎么一来就解除自己职务,自己做错了什么吗,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司长,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要解除我的所有职务,总督阁下知道吗?”鲍曼颤声问道。

    ;;;;他还想挣扎一下,如果只是得罪了司长,那还有转圜余地,毕竟只有总督才有直接裁撤官员的权利。

    ;;;;政务司长冷笑一声,“这就是总督的命令,我只是传达给你。”

    ;;;;鲍曼脸色变得煞白。

    ;;;;“为什么?”

    ;;;;“为什么,你个混蛋,你的脑子里是一坨大便吗,做事情前难道就不会过过脑子,你竟然敢招惹菲尔德伯爵,封停他的工厂,我告诉你,就算你们约翰逊家族都不敢招惹菲尔德伯爵,更别说你一个旁支子弟,你还是回去想想怎么和家族交代,缓解自己家族与菲尔德伯爵的关系吧。”政务司长指着鲍曼骂道。

    ;;;;听到这里,鲍曼更害怕了,自己做错了什么,回到英国还可以通过家族另谋职业,可得罪了其他大贵族,这个问题就严重了,如果家族想要放弃自己来缓解与大贵族的关系,那他将成为牺牲品,而且是没有反抗余地的那种。

    ;;;;他想起刚刚司长说的话,是因为自己封停了伯爵的工厂,他脑子刷刷的转过,想到了那家生产黄金水的药厂。

    ;;;;“司长,您说的封停厂子,是生产黄金水的工厂吗?”鲍曼试着问了一句。

    ;;;;“呵呵,你想起来了,确实是那家厂子,估计你连厂名都不记得吧,记住了,他叫‘乔恩·布莱德利保健品公司’。”至于司长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自然是总督告诉他的,总督已经严令他,一定要照顾好这家工厂,如果以后再出问题,那滚蛋的就是他。

    ;;;;鲍曼一听,心里立刻恨起自己那个表弟,要不是他,自己怎么会知道有这样一家药厂呢。

    ;;;;“司长,我现在立刻就去解封,向对方道歉,您看可以吗?”鲍曼依旧不死心的问道。

    ;;;;“你已经没有机会了。”司长冷冷说道,随后挥挥手让鲍曼离开。

    ;;;;鲍曼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整个人就像抽走了骨头,支撑不住身体,瘫软在沙发上,仆人端来一杯茶,是鲍曼平时最喜欢的青瓷茶盏和红茶。

    ;;;;“老爷,喝茶。”仆人说道。

    ;;;;看着茶杯,鲍曼心里满是郁闷,一把扫过去,稀里哗啦,杯盘盏碗顿时碎了一地,吓得仆人赶紧跑开。

    ;;;;就在这时,电话铃响起,鲍曼先是没动,忽而想到,万一是通知自己继续上班的呢,立刻抓起电话,“喂,我是鲍曼。”

    ;;;;“表哥,我是皮特罗森,刚刚警察和卫生署的人一起过来,把我的制药厂封了,说我生产假冒伪劣药品,这是怎么回事啊,警察现在还要带走我,表哥,你赶紧给我想想办法吧。”电话里传来表弟皮特罗森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鲍曼就满腔怒火,就是他害得自己,听到他的制药厂被查,他立刻明白是大人们动的手,连皮特罗森都不放过,而且还是用的生产假药的名义,这是准备把他送入监狱的节奏啊。

    ;;;;看来自己这次真的完了。

    ;;;;电话那头皮特罗森还在喋喋不休的让他帮忙救自己,鲍曼冷冷说道:“皮特罗森,我被你连累的被解职,你不知道这次招惹了谁,我只能告诉你,你个混蛋去死吧。”

    ;;;;鲍曼最后吼了一句,啪的一下挂断电话。

    ;;;;挂断电话后他就做出决定,立刻回英国,不能在香港待着了,对方现在准备把皮特罗森送入监狱,如果不过瘾呢,那就轮到自己了,他可不想进监狱。

    ;;;;现在已经不是官职的问题了,而是小命问题。

    ;;;;......

    ;;;;皮特罗森拿着嘟嘟响的电话有些发呆,他又不傻,自然听出表哥鲍曼话里的意思,这次怕是撞到铁板了,人家这是找人弄自己呢,怎么办,怎么办,自己最大的依仗就是表哥,可现在他都被解职了。

    ;;;;“梆梆梆!”

    ;;;;房门被用力敲响,“皮特罗森,开门,我们是警察,如果再不开门我们就要破门了。”

    ;;;;“梆梆梆!”

    ;;;;一声声敲门声就像砸在心头的重锤,也像他的丧钟,让皮特罗森浑身发凉。

    ;;;;自己究竟招惹了什么样的存在啊,本人都没有出现,自己就被直接踩进泥里,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砰!”

    ;;;;一声巨响,房门被踹开,几个警察冲进来,直接把皮特罗森按在地上,戴上手铐拽出办公室,他知道,等待他的将是牢狱之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