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仙缘志 > 章节目录 第一卷初入仙界 三百一十章 群战
    正文

    “李师妹,聂师弟。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长雁重抬头看向来到自己身边的二人,然后看了一眼周围,大殿内早已经空空无几,只有他们三人了。

    “长师兄,你不赶快回宗门禀报,愣在这里干什么?”李姓女修士似笑非笑的看着长雁重,说道。

    长雁重听后慢慢起身,拱手一拜,轻叹一声,说道:“多谢师妹提醒,我们后会有期!”

    三人拱手拜别后,纷纷向各自方向御器飞行而去。

    当最后三人飞走之后,大殿上方出现了两名修士,看着三人飞走的远方。

    其中一人开口问道:“这三人要不要留下,派门人去他们宗门禀报?”

    另外一人听后摆手否定道:“不用,这些都是高阶修士,其中的轻重他们都知道,双方没有说出便是已经心中会意,回到山门也会闭口不谈的,无碍,今日能被叫来的都是当初气宗核心宗门,姓的过。”

    远处天边,太阳在这紧张又激奋人心的时刻悄无声息的落下山去,天边悠然自得的飞禽也落回窝中。

    寂静幽暗得天际慢慢笼罩了大地,白日里激动又不安的时刻在夜晚的空寂中在所有人内心中慢慢磨平了,此时心中只想着明日宗门试练

    而有心人也已经慢慢注意到了,许多宗门开始收拢宗内弟子,不知交谈什么,而且,有些离此地近些的宗门突然大量的飞来了高阶修士与弟子,这让那些散修与小宗门纷纷把心提到了嗓子眼,毕竟自己倾尽宗门所有人也才勉强凑够人数前来参加试炼,看到其他宗门也是如此,心中想着,对方就算留有后手,也肯定不会有多少,如今看到突然又来了一批,顿时心凉一大半,而且还有远一些的宗门,明日恐怕来的会更多!

    一时间,紧张的氛围传遍了周围几座坐落着大量修士宗门弟子之间,一夜间,狂风骤起,人心不安起来

    第二日一早,张元慢慢起了床,刚一出门准备做早饭时,看到乾启早早的起来在院子内打坐吐纳,张元心中哼笑一声,什么也没说,向另外一件屋子走去。

    在走到房前总感觉不对,抬头一看天空,天竟然阴蒙蒙的,当真如昨日乾清所说,今日要变天,想完这些之后张元突然会心一笑,摇了摇头,走入了屋内,开始准备早饭。

    而当张元走入屋内后,乾启睁开双眼看了一眼,然后又闭住双眼,没有说话。

    没一会,众人纷纷醒来,走出屋外,正好香喷喷的翻香迎面而来,而此时,雁飞南从门口处走了进来。

    乾启睁开双眼看向雁飞南,说道:“师妹,你一夜未归,宗门可是发生什么变故了?”

    雁飞南微微一笑,走到乾启身前,说道:“多谢师姐关心,也无大碍,是宗内一些小事,已经准备妥当了。”

    乾启听后便没有多问,而是点了点头,刚要准备继续闭目打坐吐息时,雁飞南一脸难言之色走到了她的身边,没有开口。

    乾启自然知道此时雁飞南的表情,微微一笑,说道:“师妹,怎么了,宗门定是有什么重要之事了,不妨说出来,看我能够帮助一二?”

    雁飞难听后苦笑一声,坐在了乾启身旁,嘴巴张了张,最终开口说道:“师姐,其实这一次宗门是真的准备帮助师姐的霞光宗,但是上三宗突然在昨日发出联合,给各气宗内定名额,今日带随挑选好的宗内高阶修士与弟子前往三宗秘地,由三宗联合派出长老、护法亲自指导,且不接受内定名额弟子的投入,如此机缘好事,宗门以及派遣长师兄带随挑选好的弟子前往了,而长师兄带随参加选拔的弟子大部分被他带走了,留下之人根本不够,所以”

    雁飞南说到此处后有些难为没有说完。

    乾启听后看向雁飞南,微微一笑,说道:“师妹之心乾启全知,毕竟我们不是同一宗门,况且,这些弟子本来就是罗雁气宗的,能够对我如此没落的宗门出手援助就很感激了,宗门为大,妹妹不必如此介意,该是我该感谢才是。”

    就这样,二者心中互相有鬼均明已,寒暄之后都没有多问。而当弟子们吃饭时,雁飞南见少了乾清与化千,想要开口问些什么,但是看到张元坐在乾启身旁后便没有说什么,吃过饭后,二人带领各自宗内弟子起身,向气宗山行去。

    一路上,所有出行的宗门门人近乎少了一半,唯独罗雁气宗之人还是如此之多。

    所有人低头不语,跟随各宗门领队向气宗山行去,参加今日第二场的比试。

    当张元一行人来到了气宗山后也是一脸惊异,此地人山人海的迹象早已全无,反而散修人数多于了练气宗门之人。

    张元站在队伍最后方,四处打探,有些散修都开始悄悄的离开了此地,所有人都觉得一夜之间不知发生了什么大事。

    而就在这时,最中心场地之内突然发出惊天一响,所有人闻声向中心处赶去,边走边从中心处传出了话语。

    “所有气宗,其他修仙宗门,散修,大家不要惊慌,我气宗上三宗秉承传宗练气,广纳贤才,特从今年起开始对气宗之外的他人打开大门,迎接地杰人才,不分内外,为期三月,亲自由各宗门自行带随,气宗内定名额,散修以及其他宗门在练气大会上有特殊表现与靠前排名者,皆可前来潜修三月,定会为其解惑指导,但提前必须在练气大会三场比试结束之后方可定夺。”

    声音瞬间传遍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中心处传来的话语。

    “怪不得向天昨天晚上跟随师叔走了,原来是获得讲解大会的内定名额了,我们走,这其余的两场比试不可错过,我等资质上三宗自然看不上,又得不到高阶修士指点,磨盘滚打如此多年不及核心弟子半月坐修,如此天大机缘不可错过!”

    周围纷纷响起了类似如此的话语,不管是小宗门还是散修,亦或者其他不容乐观的气宗门徒,纷纷因为中心处如此一言,想要抓死那一缕机缘,自告奋勇得想要上台表现,毕竟消失了的弟子已经占尽先机,他们这些无依无靠之人只能抓住机会!

    张元这一切看在眼里,凉在心里。

    就算自己再傻,也已经知道了倜然出现的一帮来路不明之人定是来者不善,而练气宗门肯定不会不知,就连乾启这种破百的山门都看出了危险,将自己一半的人派走,如此简单的哄骗也只能是苦了这些无依无靠以为宗门庇护,或者是那些平日里不敢露面的散修,一个一个都是认为如此诺大宗门定然不会骗人,纷纷满腔热血的想要跃跃欲试,其不知,却一步一步的踏入了圈套中!

    张元想着想着,跟随乾启来到了气宗山中心处。

    张元芳远望去,原本准备掉头走掉的一部分散修与其他宗门已经返回中心处,但是没有一人上前,纷纷站在后排,将气宗之人让在了最前方,冷眼旁观着,看着气宗得承诺是否兑现!

    而中心处尽然呈四方形得搭建了四座擂台,擂台之大,同时可以容纳五十人左右同时进行激斗。

    而四座擂台中心处,有搭建了一座小台,且高于四座擂台,而中心的这座高高的石台上站着一名年轻男子,正一脸和蔼之气的看着周围的人,微微一笑,抱拳拱手,说道:“首先感谢诸位来到了我练气大会的第二场比试中,这第二场各位也看到了,搭建有四座擂台,每座擂台可容纳下五十人左右,三座擂台分别为上宗宗门群战,下宗宗门群战,其他宗门群战,散修群战。”

    听完男子话语后,所有修士自觉的开始寻找所属擂台,分列站好。

    年轻男子见众人分别站好之后微微一笑,接着说道:“混战规则很简单,所有联合门派最多只能是三组,每一次比试由组对组挑战,被挑战一方若是觉得对方实力强于自己且无法比拟,可以拒绝,以此类推,直至所有挑战组与被挑战组结束,一直拒绝没有被挑战之组将进入最终环节,败方组提出挑战,且不得拒绝,不论实力悬殊,如此下来,胜方与败方战斗结束之后,所有宗门以及散修进入最后一场比试,及胜者方排名与败者方排名,垫底宗门将永久消除,要么选择一宗门同化,要么从此离开气宗修仙地界。比试时只许将对方逼迫认输或者将其逼出擂台,不得下死手。”

    所有修士听完之后纷纷开始穿插寻找着之前已经寻好的宗门站在了一起。

    而张元与乾启孤零零的站在所有气宗聚集之地的最后方。

    因为罗雁气宗是下宗,且下三宗靠前的宗门,根本无法与霞光宗联合,故没有与乾启联合,而且,原本准备派遣帮助霞光宗的弟子也全被带回,而长雁重所以及先前准备带领着参加试炼的大部分弟子也消失不见了,此时只有雁飞南带随的弟子站在与其联合的另外两个宗门之处,等待挑战其他宗门。

    “来吧,把我们没有比完的比试比完吧?我希望你们第二场的比试和你们当初那般自信的样子一样!”

    就在张元四处张望时,突然一伙人来到了乾启身前,嘿嘿一笑的说道。

    仙缘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