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农女有田:娘子,很彪悍 >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国公爷的打算
    这时候如果不压着,等宋重锦真考中进士,入了当今的眼,说不得就真拿捏不住了,毕竟文武有别,那帮子读书人,别的时候就算了,可在对付他们武将的时候,那可是上下一心的。

    若是可以,他也不愿意这样做,太伤父子情分了。

    可这也不是没法子么?外人看来卫国公府赫赫扬扬,深得皇帝看中,乃肱骨之臣。

    家中的人,也都一个个只知道享受如今国公府的各种便利,无人看到这光鲜背后的危机。

    如今天下安定已久,他已经看出来,当今陛下如今已经慢慢开始重文轻武起来,不说别的,最近几年皇帝陛下提拔的可大多都是文臣。

    比如那朱浩然,入朝为官才几年,可升迁速度却飞快,未立寸功,如今却爬得快和他这样身经百战,驰骋疆场的人一般高了。

    当然皇帝陛下表面上对他们这些老臣和当日身边的旧人还是颇为优待的。

    可宋弘已经嗅到了危机。

    如今他还在,皇帝看着往日的情分和他立下的功劳,卫国公府能屹立不倒安然无恙。

    可若他不在了,卫国公府怎么办?难道眼睁睁的看着这卫国公府的牌子在他下一辈手中慢慢的沉寂下去,最后沦落为三四流的权贵?

    宋弘当然不愿意!

    他想让宋家永远荣光,起码也要能成为百年世家吧?

    琢磨了很久,他替宋家想好了一条路,改换门庭,弃武从文!

    让下一辈学文,有他看着,只要下一辈里出一个读书的,能中个进士,只要好好经营,在朝中站稳脚跟,几代培养,就算一时的沉寂,可终究不会离开这朝廷的中心。

    他打算的是好,可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几个儿子,顿时扎心了。

    以前一门心思的建功立业,对几个儿子倒还真没怎么管教,如今想管教了,却发现已经迟了。

    除了宋重锦,他有五个儿子,老大如今17岁,也娶亲生子了,却还只是靠着他,谋了个御林卫的小头领的位置。

    其他的几个,都文不成武不就的,也就最小的老五看起来聪明伶俐,可偏偏年纪还小,将来怎样,还真说不准。

    宋弘每天都在发愁,这卫国公府后继无人,可如何是好?他当初可是在爹临死的时候答应过,要努力保证卫国公百年不衰的!

    难不成要努力让自己活过一百岁去不成?

    所以宋重锦的出现,让宋弘看到了希望。

    不说别的,宋重锦不是跟家里那几个孩子一样,锦衣玉食没吃过苦,他在那样的环境下,还能爬出来,考上秀才,固然有自己助了一分力,可更多的是凭借自己的能力,和那股子永不放弃,永不认输的劲。

    家里的几个孩子,缺的就是磨练,就是那股子劲头。

    只是这些孩子已经被富贵泡软了骨头,想磨练他们,只怕磨掉的不是那些坏毛病,而是性命了。

    私心底,这几个孩子都是在他眼皮子下长起来的,被宠成如今这样,也有他的默认在里面,他也舍不得让这几个孩子再吃那些苦。

    可宋重锦这个孩子,已经锻炼出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上流淌着自己和齐家的血,不仅武艺超群,还能考上秀才,如今更是考上了举人,这岂不是说明他天赋异禀?

    如今宋家缺的就是这样的下一辈。

    若是让宋重锦认祖归宗,先压一压他的锐气,再好生调教一番,让他知道,身为宋家人的荣光和责任。

    再磨练一番,再将自己的苦心跟宋重锦一说,不管宋重锦是为了卫国公这个位置,还是为了家族的荣耀,到时候必定都要为了卫国公府,为了宋家而殚精竭虑。

    有宋重锦在,自己再留下一些后手,最少能保证宋家二十年无忧。

    若是宋重锦将来有大造化,能入下一任皇帝的眼,那宋家就能再风光一朝。

    宋弘自己都为自己的计划激动不已,没想到老天还庇佑宋家的,知道宋家的困境,所以将宋重锦送了过来。

    因此,这第一步,他要的是将宋重锦的锐气打压下去,让他在京城寸步难行,让他感受到,京城可不是荆县那个小地方。

    要想出人头地,要想得到别人的尊重,要想高高在上,要想功成名就,只有他这个亲爹才能给他!

    所以他即使知道了宋重锦一家到了京城,知道宋重锦他们住在客栈,知道宋重锦在找房子,都只是冷眼旁观。

    如果不让宋重锦吃些苦头,碰些钉子,怎么能显出来他这个亲爹出手的难得来?

    雪中送炭总比锦上添花要来得深刻。

    只是宋弘没想到,这宋重锦居然跟顾家那小子关系那么好,顾家那小子居然毫不避嫌的带着宋重锦去应酬,给他介绍人脉。

    还有宋重锦娶的那个乡下丫头,居然跟历家的那个小子也搭上了关系,还通过他们,顺利的就买到了院子,安顿了下来。

    眼看着宋重锦一点一点的,就在京城扎下根来了,宋弘慌了也急了。

    若是他再不出现,恐怕等宋重锦真中了进士,那就更加难以掌控了。

    宋弘思来想去了好几天,还是拉下了面子,主动来了。

    看着宋重锦和王永珠这般生疏的样子,他心里一冷,知道之前的打算恐怕是要作废了。

    沉吟了片刻,宋弘开口:“你们既然已经来京城了,都到了家门口了,怎么也该跟我回府里去见见其他长辈。我已经跟族里都说好了,你这次来,就认祖归宗,将你记入族谱。你娘的名字也,也写进去,等过了年,到时候将你娘再移入宋家的祖坟,也免得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荆县——”

    不说宋重锦,王永珠都要被宋弘这厚颜无耻的话给气笑了。

    是谁给他的勇气和脸皮,让他说出这样的话来?

    宋重锦低垂的眼眸中飞过的掠过一抹杀意,不过很快就收敛了,只起身面无表情的道:“国公爷这话从何说起?当初我记得我们在齐城就已经将话给说清楚明白了!晚生虽然初到京城,可也听人说起过,国公爷膝下儿女成群,父慈子孝,妻贤妾美,端得是一家和美。为何想不开的非要认个儿子回去?”

    “再说了,晚生本是乡野粗鄙小民,不知礼数,不敢高攀国公爷这样的贵人,也不敢去国公府,免得唐突了国公府中的贵人!还请国公爷慎言!”

    ,</p>